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橡胶英才网 >

橡胶英才网

我的淘宝地址栏里有关于你的故事

  输入一个新地址,可能是来到一座新城市、更换一份新工作、搬到一个新家;也可能是进入一段新的恋情、认识一个新朋友、或是终于可以给最关爱的人送上第一份礼物。

  或者,你也曾经试过清理淘宝的收货地址栏?这需要认真地考虑自己与某些地址的关系、需要做出决定或者选择。“删除”好像只是一个简单的操作,但是往往又会在操作者的心里荡起一些幽深的余波。

  大学寒假,我从上海回到家中的小县城,突发疫情,我就这样被困在县城中,也遇到了他。

  初见他的场景,我印象很深刻。我和朋友们一起去唱歌,ktv迷幻的灯光和爆裂的音乐声,让我完全沉浸于这种氛围中,变得完全自由,我就这样疯狂地唱歌、伴随着舞动,我当时没意识到他在关注我。后来我们又与朋友共赴另一个party,在酒吧,他喝得烂醉如泥,抱着垃圾桶吐,我走到他旁边递给他纸巾,他抬头望向我,不知道是闪耀的灯光还是他的眼睛里闪烁着碎星,我感觉时间暂停了。

  小县城风气死板,我们决定去省城租个房子同居,完成大学期间的实习任务。由于工作不同,我是朝九晚五加双休的作息,他做店员有早晚班的分别。

  有时候,他上晚班,经常晚上十二点饥饿辘辘地回来,我会给他做好夜宵,早上七八点,我匆匆忙忙地赶去上班,他会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叮嘱我,让我路上小心,晚上回家,他会在上晚班前为我把饭准备好。

  我们两都很爱吃西瓜,所以经常都要从楼下超市抱一个大西瓜,有时候他半夜回家,会从要收摊的小贩那买,我们一人抱半个西瓜挖着吃,夏天的西瓜可真甜呀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淘宝地址栏出现另一个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。我们在520会心照不宣地给彼此在淘宝上买相同的礼物,家里一下多了两个香薰机。我们会一起出去和朋友唱歌、喝酒和蹦迪,他就像是流连于各个娱乐场所的花蝴蝶,从不忌惮于释放自己的光芒。

  后来我回到了学校,我知道他有十一点就会饿肚子的习惯,就会经常在淘宝上买一些小零食给他寄过去,他知道我喜欢喝奶茶,但嫌弃奶茶并不健康,他就会给我寄一箱箱的牛奶,害得我每次都要去学校的菜鸟驿站搬奶回宿舍。

  矛盾的根源仍然是我们对人生的规划完全不同。他生性自由,经常通宵在外玩耍,夜不归宿,他并不在乎自己的学习,甚至能错过自己的期末考。那天看到他给不同的老师打电话请求补考的样子,一阵厌恶的情绪突然涌出。

  我有着学业上的目标,从小县城考到上海并不容易,我珍惜我所拥有的这次机会,我希望以后可以考到北京读研,而他对未来的无所谓却让我在这段关系中缺少足够的安全感。我有一天做噩梦,梦到我考到北京,他到机场送我,跟我提出了分手。醒来后我很害怕,跟他复述了这个梦,他玩着手机,顿了几秒说到「如果是这种远距离恋爱,那不如就分手吧。」

  最后是我向他提出了分手,也许我们的未来的道路上并不能并肩同行,但我心中始终为他保留着一处空地,一处作为朋友但又远超乎于朋友的心灵余地,他的地址一直留在我的淘宝地址栏里,我的地址也保留在他的淘宝地址栏中,我还是会在逛淘宝看到好吃的零食时,为他下单寄过去,我也会突然收到菜鸟驿站的信息,去驿站搬他为我买的牛奶。

  一个傍晚,我打开淘宝,在编辑购物地址的时候,不小心滑到底部,我看到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。

  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被提起了,但曾经,在我记忆的某一个节点,被我反反复复提起,反反复复牵挂。

  和他认识的时候,我刚上大学,我们的相识并没有浪漫的场景,但更多像是有一种无形的线早已将我们牵在了一起,他是我高中同桌的初中同桌,我记得在中学校园,几乎人人都认识他,他五官硬朗、性格温柔、谈吐斯文。我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,而在我们小城市能够去这个学校的人并不多。就仿佛自然而然,我们就逐渐熟络起来了。

  起初的时候,我们会在社交软件上聊天,聊过去在小城市的生活,聊现在在大校园里的迷茫,我们一边念着旧,一边在竞争中裹挟着前进着。聊着聊着,我们有了一团小火花。我们聊电影,聊篮球,聊着聊着,又聊出了一艘小巨轮。

  我们开始单独约着出门,第一次出门的时候,我们从学校出发,去看了深夜场的《长城》。那是一个深秋,他穿着白色衬衫和一件深灰色的风衣,背着一个墨绿色的书包,刘海剪的整整齐齐。这部电影讲了什么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,之后听别人说起,我才知道电影里有鹿晗,有王俊凯。

  但我记得,那天晚上,在漆黑的电影院里,电影银幕发出来光足以让我仔细地看清他的侧脸,我感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心动。

  那一年,除夕的晚上,我们正在聊天软件上漫无目的地聊天,他说他妈妈做了一桌子菜,三个人根本吃不完,他说他和爸爸一起,喝了不少红酒,说着说着,他突然问我,“你是不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男朋友”,我说是的,然后他接着说,“那现在开始,你就有男朋友啦。”

  我们在一起了,那个冬天,在小城市的漫天雪花下,他牵起了我的手,温柔而又坚定,像是要和我一起迎接即将到来的春天。

  我们的校园很大,和许多学生伴侣一样,我们拎着咖啡去图书馆自习,一起去物理实验室楼下看恐怖电影,一起去学校湖边看黑天鹅,一起骑着车去觅食,也一起在操场上看星星。在一起的日子很快乐,我们从来不吵架,因为他彷佛永远都不会生气。

  这个名字对应的地址是大学时期的宿舍楼,那座楼的名字很好听,来自于唐朝的一首诗歌,指代的是喧闹世事与内心素净的揉合。顺着地址,我又开始翻起了购物记录。

  给他买的东西不少,但也都不贵,大部分都是服饰之类的日常生活用品。买的最多的是情侣装,从夏天到秋天到冬天,从T恤到卫衣到毛衣,从上衣到袜子到鞋子,我们都有情侣款的。

  我们都看NBA,他喜欢詹姆斯,我支持勇士队,杜兰特出走勇士那一年,我们买了一套印有纸杯蛋糕的情侣T恤,不声援威斯布鲁克,也不嘲讽杜兰特,我们只是觉得特别。我们穿着纸杯蛋糕,捧着篮球,去球场投篮,我防不住他,就在他试图上篮的时候抱住他,他总是笑眯眯的,摸摸我的头,然后把球递给我。

  我最喜欢的一套情侣服,是一条牛仔裙和牛仔衬衫。我们穿着这一套衣服一起去了迪士尼乐园。

  我们花了一整天,玩遍了迪士尼乐园中开放的所有游乐设施,他最喜欢的「极速光轮」,我们坐了三次。白昼与黑夜交汇的时候,天空的颜色变得特别,我拉着他坐旋转木马,他不情不愿,但还是陪我去排队了。我扭着身子,坐在自己的马上,用手机给他录像,他看着镜头,有些害羞的笑着,然后说「傻子,你这样小心掉下去。」

  后来我们大三了,因为学院不同,去了不同的校区。他买了电瓶车,开始在两个校区上课,三个校区生活。课业的压力、未来的选择一直不断地鞭策着我们。上大学前,我们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,但到了强者云集的高校,我们都需要很努力,才能够赶上大部分人的脚步。

  有一天和他散步的时候,他突然和我说,他上学期,收到了退学警告。我懵了,像他这样的乖学生,不翘课,不打游戏,没有不良嗜好,唯一的爱好是打篮球,他为什么会有退学警告。

  他和我解释,因为上学期课程数量不多,加上每门课学分都比较高,他挂了几门专业课,总学分没有达到学校要求的每个人每学期必须修的最低额度。

  以前,我只知道他不喜欢他的专业,他选择这个专业,是因为对于他的高考分数而言,学这个专业性价比最高。他努力去学了,或许是天赋不在此,或者是别人更努力,总之他学不会。

  我开始安慰他,那就下学期更努力一些,去补修,再学一次,肯定能考过。同时,我和他开始学习雅思,为以后出国深造做进一步的准备。他低着头,和我说,下学期更努力一点,肯定能过的。

  大三学年的新年,我们吵架了,因为我发现,他和他们隔壁班上的女孩每天都在聊天,在他们的聊天记录中,我隐约看到了那个女孩子对我的评头论足。新年的时候,他送了我一本日历,但那个女孩,也有一本一模一样的日历。

  他和我解释说,那个女孩有男朋友的,是他们实验室的助教,他们只是朋友。我对他很失望,我们冷战了两天。然后他说,分手吧。

  我很喜欢他,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疯狂挽回,我发现他和那个女孩在一起了。我无法理解,也无法接受。于是,我对他刻骨铭心的爱,变成了难以消化的恨。我恨他们,希望他们分手,希望他永远得不到爱,也怀着恶意,希望他不能顺利毕业。

  我把许多恶意的想法铺张在他的身上,以此来获得短暂的快感。但事实上,我和他彻底断了联系,除了用共同朋友的微信看他们两个秀恩爱,我什么也做不了,我只能舍不得。

  第二年夏天,我们即将面临毕业。那个春天,我已经顺利通过了答辩,也拿到了语言成绩,准备出国读研。我平时在实习的公司和学校往返,周末约上三五好友去市区玩儿,再有闲暇时间,就去健身房跑步。我一个人的生活也过的很惬意,我几乎把他忘记了。

  再次想起他的名字,是在毕业典礼前几天。夜里突然梦到了他,想到他曾经收到过的退学警告书,我开始好奇,他到底能不能够顺利毕业。当然,也想趁毕业典礼的时候,再见他一面,和自己的青春彻底告别。

  毕业典礼的时候,校长在台上,按照不同的专业,一个一个念着拿到毕业证的同学的名字。我小心翼翼的听着,我听到了他们专业,听到了他们的班级,听到了那个女生的名字,却没有听到他的名字,当然也没有见到他。

  我并没有因为他可能没能毕业而产生的报复心理上的快感,相反,一阵没有缘由的失落感席卷了我。我和他的故事彻底结束了,我们应该也不会有交集的地方了。

  毕业后几天,我坐在实习单位的办公室,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我们共同的朋友打来的。接完电话的我脑子一片空白,原来在毕业典礼前一天晚上,在他又一次挂科了之后,他在教学楼和女友说了再见之后,他就走到了教学楼的天台。

  现在,他每年有两个生日,他在春天出生,在夏天离开。二十二岁之前,他过得不快乐。以前的生日,我常常许愿他乘风破浪,于是之后的每一个生日,我都祝他快乐。

  在梦中,我偶尔还能见到他,他还是记忆里的样子,他会迎着夏天的风骑着自行车来车站接我,然后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  他是我朋友的朋友,我在西安,他在深圳,我在一次聚会上看到过他,但更多的是一种单向的凝视,我的目光很难从他身上挪开,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时候一颗种子已经悄悄地埋下了。

  我偷偷匿名地加了他的微信,我们聊了一个多月,我们互相分享彼此日常,聊喜欢的诗词、歌曲。我们聊《牡丹亭》、《红楼梦》,聊杜丽娘、林黛玉,我从来没想过一个男孩子竟然也读这种描绘女性细腻情感的书。

  我们的工作时间存在时差,我是朝九晚六,他则中午一点起床,常常熬夜到凌晨四五点,那段时间,我会等到凌晨一两点,只为了在睡前可以听到他的声音,和他聊几句。有时候,赶上谁的心情不好,我们会约好时间,买好酒,在电话两端对酌。

  我和他之间就像隔着一张透明的反射着五彩斑斓色彩的糖果纸,是美好、甜蜜、朦胧的,那个月,我特别开心,每天都蹦蹦跳跳的,身边的朋友都觉得我谈恋爱了。

  但这层美丽的糖果纸终究成为了彼此难以拥抱的隔膜。我认识他时他已经有了女朋友。

  我本想当成朋友相处,但没想到暗恋的情愫是那样难以控制,我的道德感不停地告知我,我如果再往他那靠近一点,我就越轨了。

  我怕自己继续下去,会喜欢得一发不可收拾,怕收不住,继续下去,对他女朋友不公平,对他、对我,也不会有好的结局。

  他曾形容我通透、不世故,我印象中的他也是如此,我们都善良且具有原则性,一个月,这段关系仅仅维持了一个月,我们就再也没有了联系。

  这一个月里,我给他点过两次奶茶,但他的地址并非停留在我的淘宝地址栏中,我是让朋友帮我给他点的,因为我不敢,我有意地抹除我的痕迹。他喜欢的奶茶的半糖加冰,第一次外卖小哥送到另一个区了,刚好他也在出外勤,后来就送给外卖小哥喝了。第二次是点了个冰的,但是等他下班回家都变常温了。我们就像化了冰的奶茶,没有遇到对的时间,结果只能是遗憾。

  我妈妈一直都是家庭主妇,在家照顾我和弟弟的生活琐碎和监督我们的学习,印象中,妈妈很少出去玩耍,她生活中的全部中心基本上是围着我和弟弟转的,我在读高中期间,相比像个小孩一样傻乎乎的爸爸,对严厉的妈妈心里确实有些难以道明的害怕,比如我在做作业时,想去上厕所,都会主动地跟我妈报备。

  后来,我在16年考上了大学,去往了天津,现在刚来北京实习。弟弟又在18年考上了大学,去了武汉。把我们都送往大学、送向社会后,因为爸爸目前在省会工作的原因,家里就剩下妈妈一个人了。

  当时来北京时,妈妈其实有些反对,但她并没有明面上禁止我,那段时间,知道我已经拿到了北京的offer,她开始暗戳戳地去参加各种同学聚会,希望能在本地托关系给我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,当然,拗不过我「想去北京体验体验」的想法,她还是给了我足够的自由。

  但我妈一向是一个拒绝矫情的人,当时她送我去火车站的时候,还没等到情绪上来的瞬间,我正欲说一些离别伤感的话,她也不懂察言观色,就立刻急忙忙地说,「快走吧,我回家了。」

  但她经常会给我和我弟打电话,虽然每次说的无非就是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话,和一些她自己在家想当然的担忧。她担心我在北京住的条件不好,一遍遍地问我缺些什么,我只能一次又一次给她解释,「大家刚来北京,都是这样的。」「缺什么,我会和室友商量在淘宝上买的。」

  她这段时间又开始不停地在淘宝购物,给我和弟弟投食:粽子、黄桃罐头、豆奶粉······我有时候一打开家庭群或是和妈妈的聊天界面,就会看到妈妈说「我在淘宝上给你买了xxx,记得签收一下。」「东西收到了吗?早点吃。」「东西吃完了吗?再给你寄。」我只能告诉她,「家里吃的东西已经很多了,不能再买啦,吃不掉就都会坏掉了。」

  后来我意识到妈妈也会寂寞和孤独,本来家中有吵吵闹闹的两个孩子,她需要忙碌于很多生活上的琐事,但当我们都离开了家,家里变得空空荡荡的,她需要有「被人需要」的感觉,她能做的就是在淘宝地址栏中随着我们的流动增添地址,为我们买生活必需品和那些我们曾经喜欢吃的食物,去重拾被人依赖的慰藉。22504com澳门资料四肖